董事长致辞 公司简介 品牌文化 发展历程 组织架构 荣誉证书
公司简介 服务项目 服务流程
服务项目 服务流程
规划图 施工图 施工现场图 实景图 获奖作品 服务过的项目
行业资讯 最新公告
文章集锦 国际交流 设计理念
首席设计师 设计团队 建设团队
联系方式 人才招聘 在线留言

好球场,多用杆 ——浅谈球场设计与球杆的因果关系

2015-07-21

   理论派与实践派总有观点对立的时候。
   当理论派认为,一位好的球场设计师应该让球员球包中的每一支杆都能被用到的时候;实践派却会以只用两只杆打遍一座球场为荣。

   那么,面对这两种截然相左的观点,球场设计师又会做何选择呢? 


   高尔夫球手的球包在这项运动最开始的岁月里,可并没有14根之多。事实上,直到1850年,球手们仍然只需要带3到5根球杆就足以完成一场高尔夫活动了。一方面,当时针对球杆的研发设计还没有起步;另一方面,最初的高尔夫球场地形地貌相对单一,球手们也完全不需要背负太多支球杆。直到19世纪后半叶,高尔夫球手的球包中才首次多过了10支球杆,这是因为,越来越多样性的球场风貌、以及逐渐增长的球道长度使得那个时期的球手们很难再凭借寥寥几支球杆便能以接近或低于标准杆的成绩打完一场比赛,于是,为了能让自己的成绩看起来漂亮,球友们开始在球杆上动起脑筋。为了能应对不同的场地条件、不同的球道长度,球手们将球杆的材质、数量都逐渐丰富起来——1934年,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举行的美国业余锦标赛上,一位前来参赛的球手足足带了29根球杆——这一举动直接导致了两年后USGA与R&A出台了关于限定球员在参加比赛时所带球杆上限不得超出14支的规定。

   通过上述历史我们可以得知,球杆的数量是在随着球场类型的丰富、球场难度的增大而不断增多的。也就是说,先有了球场的丰富,然后才有了球杆的丰富——当球杆的数量与材质丰富起来以后,它们反过来又进一步刺激了球场设计的发展。

球杆为什么变多了
   即便是在古老的苏格兰,或者当今高尔夫第一强国美国,高尔夫运动都经历过从少数人向多数人普及的一个过程。
在最初始的年代,高尔夫身为少数人才能享受的一项运动时,它的爱好者有大量的时间可以花费在高尔夫上。在那时,虽然球场的类型与长度都有限,但这并不意味从事这项运动的高尔夫球友们谁都可以只凭几支球杆便轻松打完全场比赛。为了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他们不得不在得不到科技的帮助下,苦练自己的挥杆技术,然后,他们凭借日积月累的训练,使身体肌肉在面对不同球道长度时,仅凭有限的球杆便可以将高尔夫球送入洞杯——我们把这种球手称为“古典主义挥杆派”——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浸淫在球场里,对球包里的每一支球杆都可以达到如臂指使的境界,通过对挥杆角度、力度、以及挥杆半径的调整,他们有能力做到只用一支球杆来应对不同距离的球道长度。这种挥杆手法需要很长的时间对手感加以培训才能掌握。因此,这种手法虽然的确有效,但却是低效与落后的——它不适于在广泛的人群中普及,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充足的时间浸泡在球场里来寻找、固化这种手感,因此,这种挥杆方式不但是落后的,同时还制约了高尔夫运动的普及化。
   后来,随着高尔夫球场类型的多样化,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高尔夫运动中来,不但新加入者无法凭借有限的球杆取得令自己满意的成绩,即便是古典主义挥杆派的践行者们,也无法再凭借挥杆技术来战胜球场设计师。到这个时候,对球杆材质、数量丰富的需求成为了高尔夫运动爱好者的共识,因此,到了19世纪晚期,高尔夫球杆的生产商们迎来了大爆发。从球杆数量上来看,发球木、球道木、一系列的铁杆被研发推广,以方便广大球友在面对不同距离时选择对应的球杆;从球杆材质看,传统的木杆身一统天下的局面也被打破,钢制、铝制、铁质以及如今碳纤维材质杆身的球杆不断涌现,帮助广大高尔夫爱好者不断提高成绩,征服球场。
   有人认为球杆的增多对高尔夫这项运动而言是种倒退,他们认为球杆数量的增多会使球手过分依赖科技的进步而忽略了自身技术的锻炼以及个性的培养,从而也就背离了高尔夫挑战自我的初衷。这种观点并不可取的地方在于,它误解了高尔夫挑战自我的含义,同时又没有看到因为球杆数量的变化为普及高尔夫运动所做出的贡献。
   高尔夫挑战自我并非是要用有限的球杆来完成比赛。比方说,当面对一个长度在480码的长四杆洞时,如果拿着古老的木质球杆,任何球员都不可能用标准杆来完成这一洞的比赛。
   而球杆数量的增加,却使得喜欢高尔夫运动的球友们可以从繁重的肌肉训练中解脱出来,只需要找到合适的球杆,他们就能获得优异的成绩——这不但使缺乏时间在球场上训练肌肉的球友们可以迅速喜爱上这项运动,而且,球杆数量、品种的丰富,也让许多人真正体会到了高尔夫这项运动的乐趣。

球场为什么要多样性
   毋庸赘言,当球杆的数量、品种增多后,球场设计师们的工作开始变得重要起来——之前由于球具的落后,球场设计相对来说也并不复杂;而当球具获得突飞猛进的科技支持后,原来对于球员来说难以跨越的距离、障碍,现在都可以轻松应对。因此,球场多样性的背后,是球具进步所带来的必然结果。
   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说,球具的进步与其说是对球场设计的一种挑战,不如看做是一种对球场设计师的解放。在过去,受制于球具的工艺,设计师可能会有许多充满创意的想法却无法付诸实施,因为没有球手可以凭借当时的球具应战这种创意。当这种球具上的限制有朝一日被解除时,球场设计师同时也可以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从而使得为球友们奉献上一座座经典绝伦的球场成为可能。
   常言道,“文似看山喜不同”。其实对于高尔夫这项运动呢来说,球友们同样不喜欢面对千篇一律的球场——球友们既不喜欢所有的球场风格雷同,更不喜欢在同一座球场中面对同样设计的球洞。因此,当球杆的发展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设计师们也势必对球场进行多样化的设计,以满足球友对不同风格、不同打法球场的需求。从这一点上来说,理论派所推崇的“一位好的球场设计师应该让球员球包中的每一支杆都能被用到”这种观点是非常正确的。因为不同的球杆需要面对不同的球道长度以及障碍,当球包中的每一支球杆都有用武之地,同时也就说明这座球场非常具有挑战性与可打性,是一座能令球友充满期待与幻想的球场。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让每一位球员球包中的每一支球杆都能被用到显然又不太现实,因为击球者的水平有高有低,面对同样长度的球道,他们所选择的球杆也是因人而异的。因此,一座好的球场并不是让每一个人球包中的每一支杆都有用武之地,而是让球包中的每一支杆都有用武之地。
   那么,设计师应该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首先,在球洞的设计上,要避免同样标准杆数的球洞在设计长度方面雷同。我们以3杆洞为例:一座球场上的4个3杆球洞既要有适合短打球手的,又要有适合长打距离的球手的。如果所有的3杆洞长度都在200码,那么这种球洞的雷同性与相似性,不但令长打、短打选手都无法获得他们对球场好的体验感;即便是刚好擅长这一距离的球手也会因为感觉不到挑战性而感到乏味。因此,在球道长度的设计上,同样杆数的球洞一定要在长度上有所区别,既要有适合精准型球手的,又要有适合距离型球手的。在这里,我们不妨先看一下目前世界上三种代表型球手的数据:

                                                    (数据来源:美巡、欧巡官网)
    通过上述数据我们可以看出,如果标准杆相同的球洞在球道长度上也类似或相同,那么对于不同类型的球手来说,他们就无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这不但会使比赛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同样我们也可以认定,这种设计是某种程度上的不公平。
   类似的情况在4杆洞上同样如此。
   现在许多设计师喜欢把4杆洞设置为中长洞,距离一般在400—420码左右。这个距离乍看起来似乎可以让所有水平的球手都有机会以标准杆完成该洞比赛,但实际上却是一种尴尬的设计——因为这种4杆洞会让许多球杆没有用武之地。以长打球手为例,当他们在发球台击球后,通常留下距离果岭的长度仅剩100多码,那么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球道木杆与长铁杆都派不上用场,从而无法发挥其距离的优势;而对于精准型球手而言,虽然在这种长度的球道上球道木有机会出场,但是其短铁的精准优势又无法发挥。所以,在4杆洞的设置上,我们要增多短4杆洞和长4杆洞的洞数,让精准型球手和长打型球手都有发挥自己优势杆的机会,让每个人在球场里都找到属于自己的“甜蜜洞”。而在5杆洞方面,设计师则要充分考虑球道既不宜过长、又不能太短的布局——这个距离应该能让短打的选手通过精确的控制达到轻松三上果岭的目的,而长打选手则需要尽全力冒险才能两上果岭。
   其次,在球场障碍的设计方面,设计师也要多样化。先前我们提到,不同的球杆是为了解决不同的长度、球场障碍而被设计、研发出来的。那么如果球场的障碍偏于雷同,那么考察球手在用杆技巧方面,则也会趋于雷同。我们以球场设计中球道的宽窄为例,如果整座球场的球道都偏宽,那么对于考验球手在长草区击球的长铁则无法出场;而如果整座球场的球道都偏窄,那么球道木显然又没有了发挥功效的场地。
总体来说,一座球场是否具备多样性的变化,决定了球手们在这座球场用杆的多少。我们因此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座好球场一定是在设计上呈现出多样性变化的,它的表现形式就是球手在这座球场会用到不同的球杆。好的球场设计师应该让每个人的优势杆得以应用,让比赛的起伏不可预测的,让比赛的过程充满了戏剧性。
   从刚刚结束的2015年美国大师赛看,美国奥古斯塔球场的球道长度就布置得非常巧妙。它是全世界重量级高尔夫球手的竞技场,因此,首先总长7445码的球道足够让众英雄球手们全力发挥;其次,从三种标准杆洞数来看,每个标准杆洞数的长短搭配也趋近完美。从3杆洞布局来看,4号洞240码、6号洞180码、12号洞155码、16号洞170码,从155码到240码的距离跨度,首先确立了对不同类型球手比赛公平性的保护;其次,接近100码的距离相差同时也能充分考验球手们不同球杆的击球水平,简而言之,这四个球洞不同的长度兼顾了各种铁杆击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4杆洞的设计上——在奥古斯塔球场的10个4杆洞里,它们被分成了三个梯队,短4杆洞1个(3号洞350码),440码—465码的中长4杆洞7个(1、5、7、9、14、17、18号洞);495码—505码的超长4杆洞2个(10、11号洞),这些球道的长度都符合上面阐述的用杆理论;

   而在5杆洞的配置上就更有意思了。四个5杆洞的距离分别是2号洞575码、8号洞570码、13号洞510码,已经15号洞530码。若以PGA球员的平均开球距离300码来计算,他们要第二杆进攻上述果岭的距离分别是275码、270码、210码和230码,加上果岭周围的障碍,两上实在风险太大,只有冒险成功才能获得丰厚的回报——这就是挑战式的设计,也是英雄型的球道。今年大师赛冠军乔丹•思皮斯(Jordan Spieth)以低于标准杆18杆的成绩创造了多个历史记录,从他的5杆洞攻略来看,第一轮5杆洞抓了三个鸟,第二轮5杆洞抓了四个鸟,第三轮5杆洞抓了三个鸟,第四轮5杆洞抓了三个鸟。这充分说明是球道的战略设计成就了乔丹•思皮斯;是超高球技成就了乔丹•思皮斯;是一种英雄主义的精神成就了乔丹•思皮斯。

 

(奥古斯塔的五杆洞成为今年美国公开赛思皮斯夺冠的关键词)

 
(思皮斯在大师赛第二轮14洞利用铁杆精准救球,在这一洞保par成功。)

(附:乔丹﹒思皮斯2015美国大师赛四轮逐洞成绩)

                                                  (数据来源:美国大师赛官网)
总结
   从最初的3、5支杆打一场球到当今用14支杆打完一场球,背后凸显的是高尔夫球场设计从简单到繁复、从平淡到瑰丽的变化过程。在古典挥杆技法派盛行的年代,人们打高尔夫依赖于手感,为了打出优秀的成绩,人们不得不长期滞留在高尔夫球场内;而当科技元素融入到球杆的研发生产中后,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击打出自己想要的距离——只要选对了球杆。这种变化从表面看是对高尔夫球友的一种帮助,从更深层次来讲,它也刺激了球场多样性的变化——如今的球杆,可以满足从0到300码区间内任意的击球距离,这就使得设计师们在无法用球道的绝对总长度来制衡球手的时候,必须在相对球道长度上大做文章,使不同的球手在面对球道时,既有适宜选杆发挥优势的球道;又有他们并不擅长的球道长度与之为敌。这样一来,每一位球手在球场内击球时,才能感受到各种情绪:紧张、喜悦、刺激、失落。而所有这些情绪的总和,便是高尔夫运动的魅力所在——球场设计师所需要做的,就是要把每一位球手的这些情绪都激发出来。
   末了,关于古典挥杆技法派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它并不适合当今的高尔夫运动,但在现代的球杆中,仍有两只杆保留了的古典挥杆技法,它们分别是推杆和P杆。这两只杆能胜任的击球距离跨越幅度很大,从0码到60码都有它们一展所长的空间,因此需要球手们反复练习,形成最终的肌肉记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球场设计中,设计师才会单独设计果岭练习区与切杆练习区,让球手们在下场前,可以先在这里寻找一下手感。



二维码扫描

设计服务:13811849985 建设服务:13911667005 电话:010-64576951 传真: 邮箱:xinzirangolf@163.com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