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致辞 公司简介 品牌文化 发展历程 组织架构 荣誉证书
公司简介 服务项目 服务流程
服务项目 服务流程
规划图 施工图 施工现场图 实景图 获奖作品 服务过的项目
行业资讯 最新公告
文章集锦 国际交流 设计理念
首席设计师 设计团队 建设团队
联系方式 人才招聘 在线留言

文章集锦

与大师对话(下) ——2014年罂粟山的改造

2015-12-11


    在与大师对话(上)的文章中,我为大家介绍了小罗伯特﹒琼斯(Robert Trent Jones,Jr.)设计的钱伯斯湾(Chambers Bay)球场。虽然这座球场在美国公开赛结束后遭到了多方诘难,但从比赛过程和结果来看,钱伯斯湾球场的设计理念忠实践行了美国高尔夫球协会(USGA)“向标准杆致敬”的精神——在本期文章中,我将为大家介绍另一座由小罗伯特﹒琼斯设计并改造的球场:罂粟山球场(Poppy Hills Golf Course),从某种意义上说,它的改建理念与钱伯斯湾球场可谓一脉相承。

    加州作为美国第三大州,其人口数量居各州之首,达到了3800万。这里不但科技、娱乐产业发达(著名的硅谷、好莱坞都云集加州),高尔夫球场的数量也是冠绝美国,根据南、北加州高尔夫球协会(SCGA/NCGA)的统计数据表明,在加州的高尔夫球场总数量达到了900多座,成为南、北加州高尔夫球协会注册会员的人口数量接近35万——简单地说,加州是不折不扣的高尔夫胜地。在北加州,每年所举办的针对各年龄层的高尔夫赛事共有500余场——我今天要介绍的由小罗伯特﹒琼斯设计并改造的另一座球场,罂粟山球场便坐落在北加州的蒙特雷半岛上。

    蒙特雷半岛(Monterey Peninsula)即便对于喜爱高尔夫运动的中国球友来说,相信也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被誉为“高尔夫世界里的西斯廷教堂”的柏树岬球场(Cypress point),便坐落于此。当然,蒙特雷半岛更为世人所熟知的,则是它绵延曲折的17英里海岸线。时值今日,它已成为海景房的代名词(万科深圳东海岸17英里楼盘,其项目名称暨来源于此)。这里类似于地中海的气候条件和旖旎的自然风光使得它成为少有的度假旅游圣地,而半岛上那6座著名的高尔夫球场,更是每一位高球爱好者心中的目的地。这6座球场分别是:柏树岬、圆石滩(Pebble Beach)、远眺山(Spyglass)、西班牙湾(Spanish Bay)、蒙特雷乡村(Monterey Country),以及本文将重点介绍的罂粟山。值得一提的是,在这6座球场中,前5座球场都是临海的,只有罂粟山球场是一座内陆森林球场,这里不但是北加州高协的驻地,同时也是北加州高协的锦标赛指定球场。

一次令人称赞的改造
    罂粟山高尔夫球会是美国第一座由业余高尔夫球会拥有并运营的球会,开业于1986年,2013年改造并于2014年重新开业,其设计与改建均由小罗伯特﹒琼斯担纲。
    关于罂粟山球场的改建,最早要回溯到2008年。当时的直接原因是:圆石滩地区的潮湿多雾,导致了球场场地日益老化,已不能适应打球需要。因此,北加州高尔夫球协会希望小罗伯特﹒琼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升球场的可打性。小罗伯特﹒琼斯在接到这一任务时,刚刚完成了对钱伯斯湾球场的设计。因此,在后来他与我谈及这两座球场的风格时,他说:“因为两座球场的时间相近,我在钱伯斯湾和罂粟山两座球场采用了同样的设计(改造)理念,这种理念在我之前的球场设计中是从未有过的,我希望在这里制造‘声东击西’的击球效果。”
    不得不说,小罗伯特﹒琼斯对罂粟山的改造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当2014年球场重新营业后,它受到了广泛的好评——
    “在这里打球,有一种置身奥古斯塔的感受。”
                           ——大卫﹒拉夫三世(David Love III)
    “毫无疑问,这是距离柏树岬只有一箭之地的另一座松林球场(Pinehurst)。”
                           ——乔﹒帕索(Joe Passvo)
    “鲍比(小罗伯特﹒琼斯的昵称)为罂粟山球场的改变做了十分努力的工作,并且这种改变十分成功。”
                           ——本﹒克伦肖(Ben Crenshaw)
    改造后的球场不但获得了著名球手的交口称赞,它同时也受到了业界的一致好评:《高尔夫》(Golf Magazine)和《高球文摘》(Golf Digest)两本杂志同时将“2014最佳新球场”的大奖颁给了它;《高尔夫周刊》(Golfweek)则直接将“2014最佳球场”的荣誉颁给了它;除此之外,罂粟山还被其它权威高尔夫行业杂志评鉴为:“2014加州最佳公众球场”、“2015最值得体验球场”以及“2015~2016加州最佳球场”。

罂粟山的改造方式
    小罗伯特﹒琼斯没有令北加州高协失望。他对罂粟山球场的改造不但让球场面貌焕然一新,而且进一步提升球场可打性。下面,让我们来看一看,小罗伯特﹒琼斯在罂粟山都做了哪些令人称赞的改造——
1、 改变传统击球方式。通常人们习惯一种固定思维的击球模式,即:按着自己的设想目标指哪打哪,为了增加更丰富的想象力和击球落点的变幻,设计师在果岭周围设置了很多因落点不同而产生滚动方向不同的线路,让击球更有趣,让钱伯斯湾果岭再现与此。
2、 改善排水。常年潮湿环境导致球场松软、潮湿,额外增加铺沙14cm和透水,塑造坚硬、快速的球道。
3、 移除长草。用荒芜沙地、木屑和松枝来取代原来的长草区,让地面救球方式变得多样化,让球手在这座球场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击球;
4、整座球场全部使用本特草,取代之前杂乱的灌木和较软的早熟禾;
5、重新设定了发球台以及球道、果岭周边的沙坑,并对沙坑进行简化,不再像最初时那么刁钻,使具有战略性打法的球手在这里获得奖赏;
6、在原有球道基础上进一步扩宽球道,让落点不再具有惩罚性,取而代之的是只有角度和站位的好坏;
7、减缓等高线,让球道和果岭曲线更流畅,与自然更融合;
8、改变三杆洞的码数,让击球变得更有趣;
9、改造后的球场标准杆从之前的72杆降低为71杆(后9洞的标准杆减为35杆),
10、节约用水,移除非击打区的球道草,将灌溉的草坪面积从之前的82英亩降至62英亩(由33万平方米减至25万平方米);降低灌溉面积约20%;
11、改进灌溉方式,通过传感器测定土壤湿度来控制浇水,而不是从前的固定时间固定水量的灌溉方式。(国内球场如果限于技术原因无法使用,可通过人工观测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难题,从而降低用水量。)
    通过上述手法的使用,如今的罂粟山球场没有了长草区,却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击球体验——沙荒地击球。这种树林里不设障碍的击球方式与奥古斯塔有几分相似;同时,球道与果岭的起伏降低,也让罂粟山没有了从前突兀的地形,只要球手对球的落点控制得好,在球道的击球与果岭的推杆将变得更容易。

【TIPS 1】小罗伯特﹒琼斯在罂粟山球场运用的赛事理论(下述理念和策略也同样大量使用在了钱伯斯湾球场)
1、在球道和果岭周围都不再使用长草,让击球技巧更加多元化,球道宽度的加宽也并不意味着难度的降低;
2、追求球道与果岭的速度和坚硬化;
3、强调果岭周围的滚动变化和造型结构——好的击球不一定要击到果岭面上,而是让球落到果岭外,接下来的事交给坡度去完成;

【TIPS 2】改造后的罂粟山球场RT?JONES?TEE积分卡


部分改造球道解析
    纵观小罗伯特﹒琼斯对罂粟山球场的改造,我察觉到他在改造时遵循的基本原则有两个,第一,降低乃至取消球场的惩罚性,不以纯粹追求球场难度来刁难球手;第二,鼓励战略性击球,创造多样性打法,挑战与回报成正比关系。下面,我将用6条球道来解析小罗伯特﹒琼斯是如何做到这两点的。
1号球道(Par 4)

 
    改造前的1号球道长度为413码,其主要问题在于进攻果岭的路线过于刁钻,球手在这里除了直攻外,没有其它方式可以两上果岭。
    改造后的新球道将长度增加到443码,在这里第一杆击球与原球道的战术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T台延长了20码,其改变发生在攻击果岭的第二杆:此时的球道有一个自左向右的倾斜,球道非常硬,非打击区是由木屑或松针构成的荒芜区,在第二杆攻击果岭时,设计师采用了与钱伯斯湾一样的设计理念——球手将不能正对旗杆击球,而需要用铁杆将球送到果岭的左前方,然后,借助斜坡的作用,球会被送到右侧的果岭,这是一次成功的攻略改造。
6号球道(Par 3)
 
    原球道180码,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惩罚性球道,对普通球手失误救球或两杆过渡上果岭非常不公平。
    改造后的球道长度为185码,T台延长了5码,同时在果岭前留出了一个很大的落球平台并在正中保留了一条能冲上果岭的开口通道。这样一来,职业球手想在这里完全打好不太容易,而业余球手在这一洞打爆的机率也被大大降低。这种平衡手法才是正确的设计思想,也是改造的核心精神。
9号球道(Par 5)
 
    原球道555码,是一个没有战术考量,非常难打的球道。这里没有冒险与回报的体验,第一落点没有站位的选择;第二落点左侧球道形状怪异,不是进攻果岭可选择的较好过渡落球区,几乎没有什么作用,掉进去反而更麻烦。

   

    改造后的球道缩短为535码,T台缩短了很关键的20码后,让5杆洞终于有了两上的可能性。第一落点加宽为双层高低球道,沙坑左边球道偏低且安全,但此时果岭和前面的小溪是挥杆盲区,不利于第二杆进攻,而沙坑右侧球道在坡上,开球的难度较大,但视线和球位良好;第二落点的改造非常精彩,将原来经过式的排水井改成了一条季节性小溪,并以此为障碍来激励球手的多种打法——小溪左前方的宽阔区域可作为第二杆的安全落点,且离果岭很近,但如此一来第三杆将会面临一个狭窄的挂在陡峭小溪边的果岭,此时上杆只能由果岭前沿落下,且不能滚动太远;如果第二落点选择在小溪的右前方,虽然这里离果岭较远,但第三杆会面临一个长方形的果岭,给小球的滚动留下了充足的空间,因此长打选手若第一杆能有扎实的距离,第二杆则可以越过右边的小溪并借助右前方的山坡只是滚向洞杯有抓鸟的机会,直打的球反而会因为坡度弹跳而滚落小溪。(如下图:季节性小溪)

 
10号球道(Par 5)
 
    原球道516码,发球台到落球点的区域太狭窄,不利于短打业余球手,而果岭前的区域布满了沙坑和水障,几乎没有球道,根本没有提供长打选手两上果岭抓鸟的机会。
    改造后的球道长度修改为527码,第一,第二落点及果岭周围被改造得很宽敞,三上保Par变得毫无问题,而两上抓鸟也成为可能。当然,需要注意的两点是:第一杆需要大力挥杆,突破落球点被两旁沙坑夹击的喉咙部位;第二杆不能正对果岭,而要向果岭右侧击球,利用斜坡弹上果岭,如此才有获得成功的机会。这种捷近是改造以前的球道根本无法实现的,虽然T台加长了11码,但这丝毫不影响这种战法。因此,改造前果岭攻略是惩罚型的,改造后的果岭攻略则是挑战与回报型的。
11号球道(Par 3)

    原球道210码,是一个非常长的三杆球道,球手打起来很累,趣味性不多。
    改造后的球道缩短为161码,这种缩短是设计上的亮点,因为所有有趣而著名的三杆洞都是短洞。改造后这个球洞变得很漂亮,荒地的野性与碧绿的山林形成强烈的反差;柔美的果岭与动态的沙坑对比令人美不胜收,打起来也很舒服,有点像阿里斯特﹒麦肯兹(Alister MacKenzie)的风格。球道虽然缩短了,但这里需要的击球技巧一点也没少,球道右边的深谷容易让球滚出界;果岭前的炮台陡坡使得击球距离不够的球手必须面对回滚滑落的窘境;如果击球的距离得以越过左侧的沙坑,那么球手将获得前方强悍的斜坡帮助,将小球送上果岭,但如果用力过度,又会有球从果岭上流落到后面深沙坑之忧。总之,这里的改造使得原本呆板的击球瞬间充满了多样的趣味性,它看起来容易,而实际上却非常有挑战性,颇有难度。
18号球道(Par 5)
 

    原球道502码,球手在这里选择三上果岭的攻略没有问题,小罗伯特﹒琼斯需要在这里解决的是两上果岭的回报问题。

    改造后的球道增加为515码,将原来奥古斯塔风格的球道完全改变成了松林2号的风格,它的感观更野性、对比度更强烈,这也是美国近年来较流行的风格之一。在战术层面上,小罗伯特﹒琼斯主要针对第二杆的击球做了战略修改:与改造前不同的是,果岭前的击球方向上留了一个开口,让敢于冒险的球员可以在无障碍的情况下,以210码的距离攻上果岭,增加最后一个洞拼搏追赶的可能性,这样一来,在举行比赛时,将更具有可看性和戏剧性。这与原球道只能三上果岭的情形完全不同——就像今年在钱伯斯湾举行的美国公开赛,最后一个5杆洞给比赛留下了巨大的悬念,只有当达斯汀﹒约翰逊(Dustin Johnson)推出最后一杆时,冠军才见分晓,这才是比赛最大的看点,也是小罗伯特﹒琼斯设计理念的完美展现。


小结
    总体来说,罂粟山的改造特别是击球攻略上的改变理念与钱伯斯湾十分一致。通常人们习惯一种固定思维的击球模式,即按着自己的设想目标,指哪打哪。而为了增加更丰富的想象力和击球落点的变幻,设计师在果岭周围设置了很多因落点不同而产生滚动方向变化的线路,让击球变得更有趣,这种设计理念对于已经习惯固定思维击球模式的球手是一种新生事物,很多人也许会不适应,甚至愤怒,指责(从钱伯斯湾在赛后遭遇的攻击来看,事实的确如此)。但从多元化的发展角度来看,这种设计理念上的改变是值得肯定的。当年皮特﹒戴(Pete Dye)在完成海港球场(Harbour Town Golf Links)球场的改建时,也受到了许多人的猛烈抨击,甚至有球手扬言要杀掉戴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港球场的设计理念最终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呼啸海峡球场设计手法的创新同样也经过了人们由反感到追崇的过程,而且今年又成为众望所归的2015年PGA锦标赛场地。

    思想的变革如同挑战式击球,既有风险也有回报。我们在从事球场的设计与改造时,其实也应该鼓励前进、鼓励创新;拒绝懒惰、拒绝保守——以钱伯斯湾球场18洞果岭前120码处的巨型壶状沙坑为例,那座沙坑是为了本次公开赛特意设置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鼓励球手们进攻而不是保守击球——这才是所有新生事物发展的方向。

    我相信,在这两座球场中小罗伯特﹒琼斯所创造的改变击球方式的设计理念,必将在未来被广泛应用,从而让高尔夫这项运动,变得更加有趣;而罂粟山也将会和钱伯斯湾一样,在不远的未来将获得世人和高尔夫爱好者的一致认同!
 
(完)

二维码扫描

设计服务:13811849985 建设服务:13911667005 电话:010-64576951 传真: 邮箱:xinzirangolf@163.com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天竺镇